我好后悔,梦中故乡

我时常做一个相似的梦,梦回故乡。梦里的故乡好象什么都没有变,那两笼茂盛的竹林,两排笔直的桉树,还有那一望无际的田野……

脑袋空空,还有两个小时。作业还没交。刻意地挤了挤眉头!依然空空如也,今天只好做个码字狗了。毕竟为了对付懒癌也只能拼了。shit
!这一阵为了父亲的病在家里待了一个多月。现在总算稳定!我又要远途了。毕竟我生命的归宿在远方。

故乡,当我还在母腹之时,它的文化气息,就如生命密码,融入了我的肌体血肉。故乡,在我脑中还是快乐的童年。

 
 常听一句话: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可我常跟我的朋友开玩笑说我就是诗,远方就在我脚下。三年不归家,归来逗十日。故乡与家在我心里成了一个遥远的所在。成了我的远方。只有梦中的思念,却无脚下的追寻。毕竟那已成了归不去的故乡,忆不了的乡愁。故乡的破败荒芜让人心悸。

记忆最多的,是灿烂的夏阳中,故乡满山红绿相间的野花,偶尔一丝凉风,它们就像波浪一样涌动。偶尔,眼前还会浮现收获的场景,成片的苞谷地,一望无际的稻谷。

 
今天上午大舅家的两个表哥来看父亲,多年未见,音容渐老。黝黑的泛着亮光的脸上挂满了笑容。大表哥一下拉着我的手,那双粗糙的皴裂的老树皮似的双手一直硬拉着我不愿松开。我这两个表哥是我童年里除了我姑妈之外最亲的亲戚了。在太多童年片段里都被这两个表哥嵌入无数的快乐时光!带着我们做打火枪、到河里游泳、晚上睡前的故事。如今已渐渐老去,望着花白的头发,心里泛起一丝酸楚。我忘记在什么时候在我悄悄长大的岁月里,他们是怎么远去的?这次因为父亲的病突然相聚又旋即分离,各奔东西。在目送他们远去的时候,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才会相见?自己一直远离故乡在外奔忙!几乎都忘了回忆故乡,忘了回忆这些默默老去的家人。

波浪滚滚的涪江边,是我童年的天堂。鱼虾螃蟹、泥鳅黄鳝,在河水中和谐相处,自由出没。河水滑软清澈,从裹着青苔的卵石上流过,一路淙淙欢笑。甘蔗林在河边屹立,在河风的吹佛中轻摆蛮腰。儿时的快乐离不开山、离不开水,更离不开泥土庄稼、果木蔬菜,也离不开乡人亲属,是亲情山水汇成了五彩的思乡图景。

 
 真他妈的后悔,我应该好好用力地抱抱你们,用力地抱抱!因为我们每一次相离都让我们少了一次相聚!因为我们都在不知不觉地奔向死亡!因为少了你们守望,我好孤独!

如今,除了祖辈的坟茔,故乡,已然不是我出走时的模样。老屋早已变了模样,故园也就只在我心里,梦里。但故乡仍然是我的牵挂,我总在心里为故乡默默地祈福。

回忆年少的那段时光,

虽然它已远去,

可我依旧迷失在童年里!

虽然没有歌声,

却有摇曳烛火照耀我的脸庞!

迎风而起的夜里,

我煽动着翅膀震颤着虚无的天空!

忆着我波浪般童年。

也许不再歌唱,也许不再呜咽!

可也未曾远去!

我的手里捏着一把孤独的钥匙!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