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讲中国历史丛书,丛书座谈会在京举行

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细讲中国历史》丛书座谈会5月25日在京举行。

图片 1

《细讲中国历史》丛书,是上海人民出版社历经7年打造的中国历史出版工程。由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学勤教授和主持策划了多个史学出版工程的学者型出版家郭志坤先生联合主编,12位作者都是对中国历史素有研究同时也有志于通俗历史协作的青年专家,平均年龄不足40岁。每册文字控制在20万字以内,行文平实流畅,注重用真实历史故事来吸引人,每册还配有200多张珍贵图片,图文并茂。

“20世纪80、90年代,历史学科有一点被边缘化,有的学者认为是史学危机,这是对中国历史的无知;后来戏说历史又充斥着媒体和影视,这也是对中国历史的无知。”对于长期存在的两个误区,上海人民出版社原总编辑郭志坤直言,史学一直被“戏弄”。

7年前,从事出版业几十年的郭志坤,下决心为历史学大众化做一些工作。他主动联系历史学家李学勤,表达了想策划一套面向普通读者、系统讲述中国历史丛书的想法。李学勤当即同意。经过筛选,他们召集了十余名中青年专家学者,正式启动这套被称为“通俗版中国历史”的丛书编纂工作。

2015年上海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细讲中国历史丛书》,在读者中引发一轮读史热。日前,在上海市文史研究馆和上海人民出版社联合举办的“历史研究如何走向大众——《细讲中国历史丛书》出版座谈会”上,史学专家们提出反思:历史研究为何不能像电视剧和戏说历史书籍一样受欢迎?如何让历史研究真正被大众接受?

历史可细讲,不可戏说

清华大学历史系主任侯旭东针对中学生群体做过调查,发现他们普遍喜欢历史,但不爱上历史课。大多数学生提出:不喜欢背诵枯燥的内容。而诸如“那些事”“戏说皇帝”等历史书籍的热销,也说明大众对历史兴趣不低。

“历史文学作品不算历史着作,像《戏说康熙》《戏说乾隆》等,其本身是文学。历史着作要坚决杜绝戏说。”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近代史研究会会长高毅认为,大众需要一套生动、耐读的“细讲”历史着作。

《细讲中国历史丛书》历经7年打磨,丛书包括12册,每册文字不足20万字,并配以大量图片。书中对于重要的历史人物和事件加以细讲,例如突破“唯帝王”和“否帝王”两个极端的局限,客观评价历史人物的作用;突破“中原文化中心论”的局限,强调民族交流融合;突破历朝历代官方文献的局限,注重正野史兼用。

丛书还对历史中的一些误解进行了更正。说起“焚书坑儒”一般都认为是秦始皇对儒生进行了“毁灭式”打击。但书中提出“秦始皇的坑儒只是针对咸阳儒生非议皇帝的偶发事件,并非针对全国儒生,而且坑杀的四百六十余人大部分是方士……其实,秦始皇并未灭绝典籍,因为先秦典籍仍然完好地保存在宫廷。当项羽攻入咸阳时,放火焚烧秦的宫殿,宫廷里的藏书也付之一炬……”。

郭志坤说:“在丛书修编、出版的过程中,不是就历史论历史,而是把古代优秀的文化遗产用来推动当前社会向前发展。但历史事实是前提和基础,不能编造掺假,应该尊重历史、敬畏历史。”

侯旭东也提出了史学界一直存在的问题:弘扬传统的时候只说好的一面。“如腐败问题,从官僚制建立以后,西汉就开始存在腐败,并非现代才有。我们应该比较完整地把历史展示给读者,而不是有目的性地进行剪裁,这会让人们产生误解。”

史学大众化重在“通俗”

那么如何使“细讲历史”为读者喜爱?郭志坤和李学勤从策划之初就确定,一定要“通俗易懂”。

郭志坤反复强调“通俗”的重要性:“通俗不是低俗,亦不是庸俗。它是要建立在科学和学术的基础上,用最浅显的方式表达。‘通俗’在古代是一个褒义词,宋人就有‘话须通俗方传远,语必关风始动人’的说法。意思是,语言要通俗易懂才能流传广泛,语气必须充满着风格和勇气,才能被人接受。”

“公众没有时间和兴趣看学术着作,要让研究成果被公众知晓,必须通俗易懂。”李学勤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早期的所长和专家们,都曾按照中学生的阅读水平,撰写通俗易懂的小册子,这点非常值得学习。

郭志坤提出史学着作的通俗化要重视四个方面:一是对历史材料的剖析要有学术的造诣;二是对古今文体的转化要有学术功底;三是对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描写,要有学术见解,要有选择的魄力,以及对历史知识的判断,不能只把多数民众的意愿作为选择的标准;四是既有历史感的体验,又要有学术语境。通俗作品的写作往往有这样的通病,要么是杜撰,要么是事实,总喜欢用现代人的情感和思维去揣摩古人,其结果是对历史的误导。

高毅则以法国年鉴学派的第二代破产为例,说明史学中人情味的重要性。“法国年鉴学派的第二代倡导社会经济史研究,而且特别强调史学的科学化,发展了计量史学,他们的书里使用了很多数据、图表。但这种史学很快就做不下去了,因为全是数据、图表,枯燥无味,怎么能让读者提起兴趣?这样一套科学史学就出现了危机,走向了破产,代之而起的是20世纪70年代政治史、事件史的复兴。史学是人文学科,人文学科的重要特点就是要有人情味,要调动人们的感情,要让人们感动,要让人们有兴趣。只有以这种带有人情味的取向去开展公共史学,公共史学才能真正走向成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